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订阅

文章

【热点】罗永浩的死地后生

我要订阅

2016-10-19 17:29 | 发布者:西西莉亚 阅读(125) 评论: 0 阑夕来自: 虎嗅网

导读:文 | 阑夕罗永浩可能拿出了锤子科技有史以来第一款迈过及格线的手机产品,但它的前提在于不惜推翻曾经拥有的所有优越,美颜、跑分、快充、Type-C、指纹……这些行业主流的标配往往也被贴上世俗的标签,直到Smartisan ...


文 | 阑夕


罗永浩可能拿出了锤子科技有史以来第一款迈过及格线的手机产品,但它的前提在于不惜推翻曾经拥有的所有优越,美颜、跑分、快充、Type-C、指纹……这些行业主流的标配往往也被贴上世俗的标签,直到Smartisan T2都坚持不去迎合这种趋势,但从Smartisan M1开始,遗世独立终告结束,就像出走的野马带着疲惫回到群落,必然获得来自同类的舔舐。


甚至连「M」这个全新的型号,都象征着和「T」系列的决裂,使得在仅有两代产品之后,锤子科技的「T」系列旗舰机型就真的已成绝唱。


说是「你终于变成自己所鄙夷的那种人」或许有些过了,美国社会学家Kat McGowan认为与逆境抗争过的人往往更加具备进取的力量,同时,「挫折造成的幸存者也会变得更加宽容,能够缓和原本的糟糕关系。」


比如在最近一年的时间里,罗永浩不止一次的借媒体传递「向小米道歉」的声音,这绝非是性情和画风的突变,而是「执手相看泪眼」式的将心比心:自认为优秀的想法,并不足以支撑手机的生产和热销,小米栽进去过的坑——供应链、备货量、定价策略等——锤子科技一个也没漏下,而且表现得更为痛苦,只有在感同身受之后,共情的种子也才有机会发芽。


锤子科技的问题在于,其创始人的演讲水平是出类拔萃的,广告创意及文案也是业界一流的,连历次发布会的Keynote设计都要远胜同行,但是唯独在谈及他所拿出的商品是否能够称得上是「优秀」的时候,会陷入短暂的尴尬和沉默。


如果说Smartisan T1的滑铁卢可以归咎于产能不足——或许还要加上王自如的视频——那么用于冲击千元级市场的坚果手机和交完学费之后推出的Smartisan T2依然难撑大梁,这就很难用外部因素来解释了。


由于绝大多数硬件企业都没有苹果那样完整和连续的传承性,所以「憋大招」实属常见的节奏,小米是在其第二代产品方才一鸣惊人,然后又隔了平庸的小米2S和小米3,再又迎来小米4的惊艳,而华为也是在多年温吞之中等到Mate 7这个「爆款」,从此有了根深枝茂的客群基业。


就周期而言,留给锤子科技的窗口依然存在,尽管资本储备不容乐观——创始人质押股权的融资成本是极高的,在财务层面仅次于对赌——不过据我所知,锤子科技的确没有作价卖身的决策,风雨欲来黑云压城,不过都是行业边缘的人心套路,多少有些娱乐色彩。


Smartisan M1系列,基本上是集约成熟工业设计和时尚简约美学的一对作品,除了将听筒和感光器融为一体和强迫症级别的对称工艺等少数做法保留下来之外,它的符号特征不再浓烈,就像一台刷上了Smartisan OS的iPhone 5,而背板的弧线又与魅族的MX 3如出一辙,塑料高光的外壳虽显质感廉价,但在全新状态时也能展现出仿镜面的光洁效果。


如同上古时期的人类在发挥对于瑞兽的幻想时,将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和牛尾凑为一体名曰麒麟,Smartisan M1的「集各家之所长」,固然有失造物匠人的天生骄傲,却换回了久违的安全边境,让用户不必畏惧于特立独行的代价,曾有锤子科技的忠实拥趸在微博上大倒苦水,说他厌烦了对每个好奇者解释如何适应那三个倒行逆施的实体按键时所承受的「看猴儿一样的眼神」。


至于苹果公司拥有对于「圆形Home键」的外观专利这一说法,在公开的数据索引中,其专利是与按压触控捆绑在一起的,很难单独拆分出来作为诉讼证据,只是苹果公司的法务团队颇为强大,之所以中国的手机厂商「宁可像三星(椭圆)而不去学苹果(正圆)」,也是出于提前的风险规避原因,而Smartisan M1是否会有这个危机,恐怕还很难说。


美国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将史蒂夫·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传遍全球,这种为了追求戏剧性而罔顾管理本身的威权效应的写作手法,使得它如魔法世界的巫术一样吸引着企业家的追求,换句话说,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只限于雇佣关系的体系中,但效仿者却试图将之复制到公众市场。


于是就有了「恨铁不成钢」的调侃,人格魅力的信徒愿意维护意见领袖的声誉而与数字世界的敌军剑拔弩张,只是一旦涉及掏钱买单这件事情,人群却总是归于作鸟兽散的结果。


这是锤子科技在过去四年频频遭遇的「现实难以扭曲力场」,无论罗永浩多么自豪于发布会的直播屡次打破纪录、百度指数的高涨令人目眩以及不怎么需要公关预算就能获得媒体的主动关注,这些廉价的传播潮水或因巨大天体的引力而卷成巨浪呼啸而来,然而只要没有修缮完备的围栏将之储存利用,它的退去也就必然会比来势更加迅速,而且不留一丝痕迹。


即使算上坚果品牌,锤子科技在其创立的四年时间里只发布了四款硬件产品,这在早已沦为「机海」环境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有着天然的劣势:过长的间隔周期,导致供货和销售的压力尽数集中在前三个月,然后便步入漫长的与世无争的贤者时间,既无法与供应链形成稳固的利益同盟关系,也在消耗着粉丝阵营中换机用户的耐心。


高通821又能领先几个月呢?


曾经的魅族也是奉行着「精品战略」,黄章的江湖地位无人敢于小觑,在同样不低的品牌忠诚度的支持下,坚持每年只拿出一款旗舰产品,但在2016年,这家企业已经发布了超过十款手机,把发布会开成了演唱会,J.Wong在论坛里的身影越来越难以看到,倒是每次请来充当展板女郎的年轻学生妹总是可以帮助魅族在社交网络里刷上一轮屏。


罗永浩当然不是黄章,但黄章的前车之鉴,不见得不会成为罗永浩的后事之师,你要知道,在罗永浩大谈「工匠精神」的五年前,黄章就被媒体喊成「中国的乔布斯」了。


智能手机是万物互联的入口,即使是在分兵进入VR领域之后,锤子科技也将面临「先要有光」的哲学课题,其实罗永浩的市场框架搭得不错,包括游戏中心和阅读应用这种分发渠道都有模有样,HandShaker亦是实际用途出众的软件,只是这些都是在考卷背面的附加题,正面若是交了白卷,加分项填得再多亦是无益。


本次新品发布会的最大亮点,是罗永浩和朱萧木倾心铺垫的三大交互设计,它意味着锤子科技真正脱离了简陋的功能创新——比如短信延迟发送——而在系统层面尝试体现了对于用户操作体验的主导权。


科大讯飞的语音输入法可能尚属集成式的作品,而且目前绝大多数Android手机都已支持相同版本的产品,这场预热不妨当作是罗永浩向科大讯飞的回礼,毕竟,这家安徽企业是从Smartisan T1时代,就在技术层面支持着锤子科技的定制需要。


而「Big Bang」和「One Step」就是相当出色的行为主义作品了,前者充分体现出锤子科技产品团队扬长避短的机灵心智——就像iWorks的伪云端识别处理那样——在不涉及改动底层系统和电子元器件的情况下,接入第三方的技术应用并在用户端套了一层交互方案,毫无疑问是令人开眼的。后者在Android的界面中加入Windows式的任务菜单栏,则是在原生Android系统占有率低下的中国市场做了新的多任务风格尝试,它与Android 7.0所表现出来的Google规范格格不入,但又符合国内ROM生态的现状,在跨应用数据传输方面确有起效。


在某种意义上,软件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它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用户的行为,根据微软的说法,它之所以要在windows 3.0系统中加入「扫雷」和「纸牌」这样的游戏,主要目的就是教育和训练那些当时已经习惯了敲命令行而不太熟悉使用鼠标的PC用户,学习单击、双击、拖拽等操作,不料竟成一项独特的产品文化。


包括电容屏的技术进步对于全键盘的毁灭性打击,都是绝佳的验证,老派的宫崎骏曾经幽怨的说他在地铁上看到有人用手指在iPad的玻璃屏幕上摩擦滑动「就像是在令人厌恶的自渎」,但是苹果仍在不长的时间内改写了素来保守的日本市场,将生命力旺盛的翻盖手机彻底扫入冷宫。


在合法的制度下,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不会直接受益于其地位,但规则的推行和普及,势必有利于游戏参与者的增加,而市场的繁荣本身,就是对秩序主导者的最大回报。


锤子科技的「Big Bang」和「One Step」的精妙之处,在于它们都是基于高频行为的改造,而不是像罗永浩的旧时作品——比如双手按下侧键唤醒相机抢拍,或是用于帮助亲人解决手机问题的远程协助——那样炫技成分居多而无法跻身用户的常用交互列表里。


中枪最重的可能还是微信,这款载誉丰厚的国民级社交应用的设计不便,被罗永浩和朱萧木用外科手术刀划了出来,微信的对话内容不支持分段分词选择,实在是和iOS无关。


另外,「One Step」的效率至上主张,可能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我们知道,一贯嘲笑iPhone——以及所有其他的智能手机——效率低下的公司叫作黑莓,它也做过大量的体贴用户和挠掉痒点的工作,比如将包含电话号码的一整段短信复制粘贴到通讯录时,会智能识别并只写入数字内容,在过去十年的日子里,黑莓生产这类彩蛋的热情并不输于锤子科技,但它刚刚在今年九月宣布,停止了手机生产的业务,从此告别硬件市场。


把微信里的照片存到本地相册,再用邮件客户端上传附件,这套工序的确有其繁琐性,但是它所遵循的路径是有着清晰指向的,你在每一个阶段,都能知道数据的传输状态及所处位置,符合物理想象在虚拟空间的残存逻辑,而「One Step」砍掉路径的副作用,就是连同逻辑本身也舍弃掉了,传送门开得多了,学会管理这些传送门同样会有不低的效率成本。


不过,就像《人类简史》的作者、以色列的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对于硅谷那些创业天才的评价所言:「我怀疑硅谷的领军人物是否仔细考虑过他们的想法所会带来的社会、政治上的全部后果,但至少他们是用新的思维方式思考,好过那些失去理解能力的人。」


相比那些迷恋制造概念和撕逼销量排名的国内同行,锤子科技这次是体面的。当然,这也不意味着旧账不必清算,战役性的一次小捷无法掩盖战略上的大幅落后,即使是位于多事之秋的小米,那也是在触及到天花板之后才有的瓶颈,摆在重回跑道的罗永浩的眼前的,是早已从单品竞争升级到复合竞争的产业焦土,他还有得忙。


耶路撒冷的国王所罗门在《传道书》里倒是说得公允:「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


作者 阑夕 微信公众帐号:techread


关注微信公众号网极攻略,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干货】互联网潜规则:如何进行敏感词屏蔽下一篇:【观点】致互联网:中国互联网正走向“平庸之恶”

最新评论

活动圈子
    热门图片
    • 360个人云盘服务将告停 会员可获全额退款
    • 新政策之下网约车市场有哪些新变化
    • 【干货】什么样的文案才算是洗脑文案?
    • 【观点】致互联网:中国互联网正走向“平庸
    • 【热点】罗永浩的死地后生
    • 【干货】互联网潜规则:如何进行敏感词屏蔽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极攻略营销服务机构 ( 渝ICP备15010431号-4 )   

    GMT+8, 2013-12-13 10:09 , Processed in 2.260456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